關於部落格
道如天上自在的雲, 沒有目的,沒有要成為什麼, 一切就是它原來的樣子.
  • 614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從死亡學習生活----來自瀕死體驗的啟示

按:孔子云:未知生,焉知死;從另一方面,則完全可以說:未知死、焉知生。這些體驗是令人震撼的,給了我們非常重要的啟示。兩篇文章傳達的基本訊息非常一致,讓我再度記起很多靈性導師的教誨:我們是一體的,你對別人的所做的一切終究會完全加諸自身 (不過只有互動體驗和自我檢視,卻沒有外來的審判和懲罰) , 愛就是一切的意義。也許我們不必等到死時就可以領悟這些智慧! 美國蓋洛普公司在1992年的統計調查表明,僅在美國就有1300萬人有瀕死體驗的經歷。瀕死體驗給醫學家、心理學家、物理學家和哲學家提出了許多具有挑戰性的問題。如:人的靈魂是永存的嗎?人的意識產生於大腦嗎?人的善惡行為有記錄有後果嗎?人生的目的是什麼?絕大多數瀕死體驗經驗者的世界觀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這是一個令人深思的現象。 伊州大學芝加哥分校的歷史系教授Steven Fanning教授就曾有一次刻骨銘心的瀕死體驗。在這裏,我們採訪了Steven Fanning教授。 >問:您能不能介紹一下您自己? 史蒂夫:我在美國西南部長大,德克薩斯和奧可納何瑪,我生長在一個非常保守的基督教家庭,非常虔誠,總是去教堂,但是我長大以後,我就開始排斥這些了。到了二十歲,我開始尋找別的宗教,到了二十五歲,我放棄了這種追求,我覺得所有的宗教都很愚昧。我對宗教沒有任何個人的興趣。我學習了宗教,作為學術課題去學了,但沒有任何個人興趣。 >問:您的工作? 史蒂夫:我是伊州大學芝加哥分校的歷史系教授,我教中世紀的歷史、宗教史、神秘主義等等。 >問:聽說您有過一次瀕死體驗,是怎麼發生的? 史蒂夫:那是1988年,我在倫敦開會,去發表我的論文,但那時我有嚴重的哮喘病。有一天,倫敦天氣非常不好,有消息警告,有呼吸系統疾病的人請別出門。但我是遊客,沒有收到這樣的警告,我出門了。結果,我的哮喘病發了,我感覺越來越糟,越來越糟,過了不久,呼吸就非常困難了。旅館叫來了救護車,我被送到倫敦的聖巴斯醫院,到醫院時,我肺氣腫已非常嚴重,整個肺都被粘液堵著,不能呼吸。醫院馬上用了呼吸器,我就這樣昏迷了二個星期,就是在這兩個星期裏,我處在生死的臨界點,有了這次瀕死體驗。 >問:您能給我們描述一下您的這次經歷嗎? 史蒂夫:您如果研究瀕死體驗,您會知道隧道,光等等,但我不記得這樣的事。我的經歷從更深的死亡狀態開始,主要是一種所謂“人生回顧”的經驗。所以我記得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一個地方,沒有任何形象特徵,都是一種顏色,藍灰,藍灰的,也許是天,也許是地,但全都是一種顏色。 >問:所以您沒有見到光,沒有見到人,沒有見到任何有意識的生命? 史蒂夫:沒有,我沒有見到這些,但是在我到的地方,我的旁邊,右手邊,有一個有生命的東西,我從來沒有見到過,但我感到了這個生命的出現。我經常感到他的存在,但我一眼也沒見到他。他讓人感到巨大,有力量,宏偉,他一直在我的右邊,但我從未見到過他。 我在那邊時,他一直在我身邊,我經歷了這次“人生回顧”,這是我一生最受感動的體驗。如果我過去聽說這樣的現象,我會以為那是一種看電影的方式回顧一生,但其實完全不是這種方式。其實是重新經歷一生,就像當初經歷時一樣,不是在遠處看電影,而是重新到一生的場景中,再經歷一遍。這個經歷中最重要的是我當初的情緒,我當初的思想,還不僅僅是我重新經歷過去的一生,我還從三個角度同時體驗過去我的一生。我當初的感情,我的思想,我的動機,那一切,同時,我還體驗了那些與我有關的人當初的經歷,他們的感受,他們的情緒,他們的所思所想,這些使我非常震驚,體驗別人的感受使我非常震驚。 >問:這個人生回顧體驗從您很小時開始,還是從您記事開始? 史蒂夫:不,我記得的不是一個連貫的一生,而是有選擇的一些情節。這樣我回到過去,再一次體驗它,身在其中,感受每一件事。當我體驗到他人的感受時,我被震撼了。您知道在平時的生活中,有時有的人很難對付,他們對你不友善,讓你痛苦,你就會脫口而出地說些話,那些話很不友好,但是也是合理的,因為是他們先挑起來的,他們自己招來的。所以,即使你說一些很不好的話,你覺得那沒什麼,因為他們活該。但是如果你能感受別人的感受,一切都變了,你能感受到他人的痛苦,你說的話,做的事給他人帶來的痛苦,那種痛苦是那樣的真實,感受到這些使我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除了體驗我的所思所感,與我相關人的所思所感,從另一個角度我還看到了一切事件的真實面貌,真實原因。我所看到的是我的一種自我欺騙,我們的自我欺騙,我們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找到正當的理由,我們蠻不在乎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真是為所欲為。 >問:您能不能描述您是怎樣從這第三個角度體驗的。 史蒂夫:我無法描述,這三個角度的體驗是同時發生的。 >問:所以,您同時從這三個角度看事物? 史蒂夫:哦,不,不,不是看,而是體驗,是感同身受的體驗,同時感受這一切。我的感受,別人的感受,還有這些事件的實質。實質是指,那些行為的起因,不是我告訴我自己的那些動機,那總會是好的動機,也不是別人告訴他們自己的那些動機,那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是看到事情的實質,看到我們是怎樣欺騙自己的,我們為自己的行為編造正當的理由,對於我們不應該做的事,我們欺騙自己說沒有什麼錯。所以,從一個更高的視角來看,我真看到我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個我,在那些人生歷程中,我的情緒很不好,我的動機很不好,我是那樣完全地生活在自我欺騙之中,我簡直覺得無地自容,感到一種極大的恥辱,覺得自己是個徹底失敗的人。 我記得那是一場審判,但那是我自己對自己一生的審判,我當時想,我失敗了,徹底失敗了,我不是那個我期望做的人。我自己想像中的人,認識到這一點真使我灰心喪氣,我覺得非常沮喪、窩囊。 但我旁邊的那個生命一直在那兒,他給我傳遞了一些資訊,告訴我,不要緊,不要緊的,你只是人嘛!我心想,只是人?哦,不,不,那不是我,我不只是一個渺小的人。可那個生命一直安慰我,他傳達的資訊就是,我們為人的很多生活行為是不行的,因為我們傷害他人,我們在欺騙自己,掩蓋錯誤。但是,我無需太自責,我們只是普通的人,做人就是這麼回事。人會失敗,人犯錯誤,人自我欺騙,在這個層面上說,也不算錯,那是正常的。但是在一個更高的層面上看,那就不行了。我們能做得更好,總之,那個生命在安慰我,告訴我別難過,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人,人就是這樣做的。這一部分回顧就在這裏結束了。 下一部分回顧是關於我生長的家庭,我的母親、父親、兄弟姐妹和我。現在我能準確地理解每一個人,他們為什麼是他們那樣的特徵。這種理解給了我極大的安慰。直到那一刻,我一直對父母很生氣,我覺得他們沒有盡到做父母的責任。現在我理解了,他們只是普通人,有缺點的普通人,帶著他們的局限,他們已盡了最大的努力,他們就像我剛剛看到的自己,我對他們的怨恨一下子煙消雲散。這部分回顧後,我的那段不愉快的生活過去了,我不再生氣了,更重要的是,我理解家庭裏的每個人,我能接受他們了。 >問:您指的是什麼樣的一種理解,理解他們的情緒、動機,或者是他們的局限? 史蒂夫:我能理解他們是誰,從內心深處瞭解他們,我能接受他們,我指的是更深一層的瞭解,能從靈魂深處去瞭解。這樣,他們的行為就是可以理解的,可以接受的。這是關於我自己家庭的部分。 下一部分的回顧,從很多方面來講是最出色的一部分,就是我發現自己在宇宙的最中央,我不知道怎麼形容,語言太蒼白無力了,我在天宇中,在宇宙的中央,我的周圍是很多星星,很多銀河系,還有各種星雲,那是多維的展現,非常實, 我身在宇宙中央自由地漂浮著,那是一種令人眩目的美麗,完全的美麗,驚人的美麗。更重要的是我感到了一種聯繫,有一種光直接聯繫著我和這個宇宙中的每一個物體,就像我們是一體。我們緊密相連,彼此相屬。那是非常令人感動的,和這整個宇宙聯繫在一起,和其中的每一個物體聯繫在一起,我是它的一部分,它是我的一部分。這是最讓人銘記不忘的,那驚人的美麗和我與它的聯繫。 >問:您怎樣能感到與星球的聯繫的? 史蒂夫:我就是覺得有一種射線,我能看到感受到,那是一種聯繫,你能想像一束光束細細的鐳射,一種細細的光束,聯繫著你和星球,您感到你屬於星球,星球也屬於你,宇宙的每一件物體都是這樣的。我能看到這些射線,象鐳射那樣的射線,聯繫著各種物體。 >問:有一種光線,您能看到? 史蒂夫:是,有一種白色的,細細的白色的光線,聯繫著我和宇宙中的萬物! 再下一部分回顧是,我瞭解了這宇宙中萬事萬物的一切秘密。我理解一切事物,我理解它們為什麼是那樣的,一切都是那樣地合情合理,只是這種瞭解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模糊了。它不是數學的,機械的知識,就是一種理解,對宇宙的感知。我瞭解了真理。遇到具體問題時,我還能想起一些當時的體悟,從中吸取智慧,我知道應該怎麼處理事情。 下一部分回顧,也是最後一部分,就是我看到了未來,是關於我的,特別是關於我的孩子。在那時,我的兒子15歲,女兒10歲,我能看到明晰的景象,以後他們生活中會發生什麼樣的事,他們會有一些困難,他們需要我,在那一刻,我記得我決定回來,如果他們需要我,我應該為他們回去,就在那時,我回到了我在醫院裏那癱瘓的身體。 這場人生回顧對我的影響,很難形容,但是我理解了我們的人生充滿了意義。在我們的生活中出現了任何事情,都有意義,即使是很壞的事情,也深具意義,我們在這兒的人生的意義就是學習和成長。 >問:什麼樣的意義呢? 史蒂夫:我們不是毫無希望的漂泊的浮萍,一切都是深具意義的,我們個人的進步和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問:關於預見,您能否談談具體的事,是否真的如你預見的那樣實現了? 史蒂夫:我那時離婚了,我的孩子半周與他們的母親生活在一起,半周與我住在一起。我在那邊看到他們會遇到不少困難,會需要我,我能看到我需要去法庭。我起死回生以後,來到芝加哥,好不容易出了醫院,因為醫療保險不能付掉所有的費用,我一貧如洗。但我很快就開始用心存錢,以備以後律師的費用。兩年後,我預見的事發生了,完全就像所預見的那樣,孩子和母親過不下去了,我打了官司,要到了兒子的扶養權。 >問:您經歷那些回顧的時候是有時間順序嗎?這個過程很快還是很慢? 史蒂夫:在那邊沒有時間,這些不同的部分其實是同時發生的。這次瀕死經驗後我覺得我們這個世界有時間,那邊沒有時間,也許在那裏,每件事都結束了,但在我們所在的世界裏,事件還在過程之中。我們所見的人生是有秩序的,這樣的秩序是非常必要的。但在別處的存在,時間也許是不必要的。所以,無法形容快和慢,我只能有順序的去談,因為我們生活在有順序的世界,一件事接著另一件事,我只能這樣去談,而無法去描述同時發生的事。 >問:當時一直在您右邊的生命,您認為是神嗎? 史蒂夫:我只叫它生命,我從來沒見到過它,我感到他的強大有力,他也許是神,我並不知道。但是很有意思的是,這次經歷之後,我堅信神的存在。這無法用邏輯去解釋,無法描述。【明心網】 人類學家瓊安.哈利非克斯對於許多臨死經驗者的體驗,研究指出,臨死的人有「回溯一生」的全像特性,回溯景象是分外鮮明、完整包容,而且是立體來主演完整的一生,好象跑進一生傳記的電影之中,一生中的每一刻都以詳盡的感官性再度演出,完完整整地重現,而且是在一剎那間就全部發生了,它們發生得十分快速,但又慢到足夠讓你全部看清楚,在這一瞬間重新體驗一生中所有事件的情緒、歡笑及哀愁,除此之外,他們也能感覺到參與這些事件的所有人的情緒,他們可以感受到他們曾善待的人的歡愉,也可以感受到曾被他們輕率傷害的人的苦痛,回溯一生中,所有的思考也會忠實地被重複演出,所有的幻想、只見過一次卻難忘的面孔、令你歡笑的事、看到一幅賞心悅目的畫之沈醉、孩子氣的擔憂、早已忘記了的白日夢,這些全都會在一秒內掠過心田,臨死經驗者在到達光的國度時,似乎都進入了一種高等或「轉換性意識」覺性的層次,而變得十分清明,也誠實於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而光狀生物通常會對臨死經驗者強調兩件事,其一是愛的重要性,他們一再重複這項訊息,我們必須學習以愛替代憤怒,學習付出更多的愛,學習原諒及無條件的愛,每當臨死經驗者懷疑某一項行為是對是錯,光狀生物都問他們是否為愛而做?動機是否出於愛? 光狀生物說:「這就是我們為什麼生於地球的原因,是為了學習愛能開啟一切。」他們指出,這是一項很難的工作,但也警告我們這對人類及人類靈性是否能延續生存所具有的重要性,是無法衡量的,就連兒童都十分確定地帶回了這一項訊息,一名小男孩被車撞了之後,被兩名身穿「非常白」的袍子的人帶到了死後的世界,他說:「我在該處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活著的時候要不斷付出愛』」。 光狀生物強調的第二件事就是知識,臨死經驗者說,每當他們回溯一生中有關知識及學習的部份時,都會令光狀生物十分高興。光狀生物甚至會忠告某些人在回到肉體後要開始學習,特別是學習有關自我成長或幫助別人能力這方面的知識,他們說,「學習是一種死後亦會繼續的過程」、「知識是少數在你死後還可以帶走的東西」。   臨死經驗研究者惠頓也發現,我們的一生是早就計畫好的,也許不見得是完全計畫好的,但至少大部份是計畫好的,而我們本人都參與了這項計畫。光狀生物會告訴他們,這些未來的景象要在他們維持目前的行徑之下才會發生。   臨死經驗者在回來後肯定地瞭解到與宇宙萬物的相連性。有一位六十二歲的女士說:「我學到的一件事就是我們都是一個巨大的、活著的宇宙的一部分,如果我們認為可以傷害他人或其他生物而可以不傷到自己,那我們就錯得太悲哀了!現在,我會看著一片森林、一隻鳥而說:『這就是我,是我的一部分。』我們與萬物相連,若我們不斷對這些聯機送出愛,我們就會快樂。」 瑞典神秘人物史威登堡是當時瑞典首席的數學家,也是雕刻家、天文學家和商人,他除了工作以外,他還有恆地靜坐,終於練到可以在定境中離開身體,去拜訪所謂的天堂、天使、靈魂,他和他們交談,在這些過程中體會了許多意味深長之事,他說天使們的交談工具是全像式的思想球,並說這思想球與他見到環繞人身輪廓的「波物質」是完全一樣的,他描述這些心電爆發式的知識就像是一種圖像式語言,其中資訊密度可以高到每一個影像都含有上千的意念。   修行高超的大師們在深度的禪定及探究精神界而達到一種內在的世界後,會發現「一些本來認為是外在的、可見的東西,被自己所包容、圍繞或內涵著」,當然,這種認知或瞭解不過是再度地指出,我們每一個人都包含了整個天堂,天堂的實際位置就是在我們之內,不要去找靈界,靈界就在我們心內。 當我們處在這光明國度內時,我們到底是什麼形態呢?印度教聖哲斯裏.亞特斯瓦.吉瑞說,這是一個已經毋需呼吸、食物就可以生存的世界,一個心念就可以變出滿園香花,全憑願力就可以治療所有的傷,在這一個世界中,簡單地說,我們是一種「有智慧且和諧的光的影像」,我們在這個「偉大的靈性光的國度」所學到最重要的事件乃是所有的分別性都是假像,萬物終究是一體相連的,每當我們由高震動層降到較低震動層,分裂性就會增加,我們會分別萬物,是因為我們存在於一個較低階的意識及實象震動層,這種愛分別的習性讓我們無法體驗到這些較高階、較微細國度的高強度意識、喜悅、愛及歡愉。 我們確定瞭解的一件事就是在全像宇宙中,最內層的精神運作會泛出,造成花、樹等物體的景觀,所謂的現實世界就變成了只不過是一個大家共有的夢,但我們究竟是由獨一無二的神聖智慧神所夢著?還是由萬物之集體意識,由所有電子、Z分子、蝴蝶、中子黑體、海參、人及非人的智能所夢著?這個問題,其實是無意義的,我們不能問是零件創造了整體,還是整體創造了零件,因為整體就是零件,所以,我們不論將集體意識稱為「神」或「萬物之意識」,都不會改變這個狀態,宇宙乃由一種龐大不可名狀的創造力所維持著,一個名詞根本無法代表它的偉大。(摘自潘定凱譯《全像投影的宇宙觀》一書) (下劃線和黑體字是發佈人為著重指出而加。) 責任編輯: 孤獨求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